魔塔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魔塔小說 >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> 第92章 像溫言的女人

第92章 像溫言的女人

兩朵棉花糖一起做。這個過程還挺治癒的。溫言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。做好後,大叔把兩朵棉花糖遞給了溫言,還不忘特意叮囑了一句:“小心拿好,彆掉在地上咯!”“小言會保護好它們的,叔叔再見!”溫言左邊一個紅色的棉花糖,右邊一個草莓味的棉花糖,開開心心地走在有些擁擠的人群中。周圍人都不約而同地避開這個,生怕自己的乾淨衣服被她的棉花糖弄臟。終於,溫言找到了邱棠英。她正靜靜地坐在一個長椅上,雖然一身黑衣黑褲,卻架...-冷厲誠雖然很想陪著溫言,但集團的事情確實不能耽擱。

危急公關黃金48小時,董事們也需要一個交代。

“小心點。”冷厲誠叮囑道。

“嗯嗯,小言一定會保護好自己,不讓老公擔心的。”溫言趕緊拍胸脯保證。

她今天穿了一條掐腰的粉色裙子,襯得白嫩的肌膚愈發嬌嫩動人,窈窕的身材曲線一覽無餘。

她手放著的地方……

冷厲誠眼神變得幽深,不自然地移開了。

身體變得有些熱怎麼回事?

以後不能讓小傻子穿這麼漂亮出門,不安全。

冷厲誠又低聲吩咐了保鏢幾句,才放溫言跟保鏢離開。

車子行駛在去醫院的路上,溫言腦子裡已經架構好了完美的逃離路線。

車子剛開進醫院,她的手捂著肚子,突然彎下腰小聲叫了起來。

“少夫人,您怎麼了?”保鏢趕緊問。

“小言肚子好疼啊!”

保鏢登時緊張起來。

剛纔出門前冷總還一再叮囑他要照看好少夫人,少夫人出事,他十條命都不夠賠的。

保鏢四下看了看,幸好這裡是醫院,檢查什麼的又快又方便。

他趕緊去攙扶溫言:“少夫人,我帶您去看醫生吧?”

說著他掏出手機,準備跟冷厲誠先彙報一下這裡的情況。

“廁所!小言要去廁所。”

溫言及時阻止了保鏢撥通電話。

“少夫人,這邊!”保鏢趕緊給溫言指路。

溫言當然知道廁所在哪裡,不僅如此,她還知道醫院一樓公用廁所有前後門。

前門在門診樓進出,後門通住院處。

也正是因為如此,她纔會一到大廳就開始裝肚子疼。

看著溫言進了廁所,保鏢微微鬆了一口氣,站到一旁守候。

原來少夫人隻是想要去廁所。

幸好他還冇撥通大老闆的電話,否則這點小事驚擾大老闆,他也要被訓斥一通。

溫言進廁所後,直接從後麵出了醫院,王多許的車正候著。

“老大,你這出趟門太不容易了,還不如以前在溫家住著呢,至少冇人管你去了哪裡。”王多許抱怨。

溫言聽了也冇在意。

住溫家和冷家,都隻是掩人耳目,如果讓她選,哪一家她都不想住。

“老大,那顧思明很不對勁……”

“什麼症狀?”溫言伸出一隻手。

王多許會意,趕緊拿出蝴蝶麵具遞給她,邊開始彙報情況。

“嘔吐、腹瀉、低燒、抽搐,昨天還過敏了……反正併發症全來了,總感覺他像是碰瓷。”

王多許對溫言的藥丸很有信心,即使顧思明的腦瘤嚴重也不至於到這個程度。

吃了藥丸最起碼能緩解症狀,但顧思明病情反而加重了,這不太符合常理。

“是人是鬼,見了才知道。”溫言閉上了雙眼。

昨晚睡眠太少,等會又有一場硬仗要打,她得趕緊眯一下。

王多許見她很疲累,於是也不再說話,隻專心開車。

到了約定的茶樓門口,王多許四下張望了一眼。

“咦,顧思明的人呢?”她驚疑地自語了一句。

溫言緩緩睜開眼,蝴蝶麵罩後的雙眼熠熠發亮。

王多許見她醒了,趕緊道:“老大,顧思明冇來!”

她掏出電話正準備聯絡對方,一輛一直停靠在路邊的黑色轎車緩緩靠了過來。

顧思明助理李風打開車門下來,跟兩人打招呼。

“蚊博士,王助理。”

王多許臉色當下就黑了,原來顧思明的人早就到了,隻不過一直躲在車裡冇露麵。

仿著她們?

還是想刺探什麼?

幸好老大早有準備,不然還真暴露了身份。

明明是他們求上門救命,現在還耍心眼,這讓王多許有了火氣。

“顧思明呢?”王多許壓著怒火問。

“顧總在家裡,他現在不太方便行動,顧總特意吩咐我們來接蚊博士。”

李風看出王多許已經生氣了,趕緊陪笑臉。

可李風說完,王多許更氣了。

既然不方便出來,直接告訴家裡地址,她們過去就是了。

搞這幺蛾子,擺明瞭就是對她們不信任!

“顧思明搞一套,故弄玄虛,到底想乾什麼?”王多許音量不自覺提高了幾分。

引得樓上茶客側目。

“彆說了,我們換車。”溫言壓低聲音。

雖然她也很反感顧思明這個行為,但她更想親自弄清楚怎麼回事。

從她蚊博士手裡出去的藥,絕對不能有問題。

見老大發話了,王多許隻能點頭同意了。

溫言淡定下車,準備換到顧思明安排的車上。

不過幾步路,卻惹來了麻煩。

“是miamia的走秀款啊!我找了代購都冇買到,這個女人可真走運!”

二樓靠窗位置,一個穿著豔麗的女人懊惱抱怨著。

她右手臂挽著的男人,赫然就是冷嚴政。

冷嚴政不懂什麼走秀款,不過他挺煩女人在衣服上斤斤計較的樣子。

郭婉容就是這個德行,讓他煩不勝煩。

眼皮子淺的玩意,隻會在這些芝麻大的事上計較。

“冷總,您看看嘛,那條裙子我真的很想要……”女人又去拽冷嚴政的手臂。

冷嚴政原本是帶她過來見客戶,對方客戶好這一口,現在深意談攏了,他心情也不錯。

於是隨意往下麵看了一眼。

這一瞥正好看到溫言上車的背影,冷嚴政愣了一下。

早飯桌上溫言穿了同款的裙子,也是因為郭婉容抱怨,他才注意到裙子的款式。

郭婉容嫉妒冷厲誠給溫言買的都是限量的走秀款,說穿在傻子身上浪費了。

冷嚴政最大的愛好是女人,所以對女人的身材格外敏感。

那裙子的款式、髮型、身材,跟那個“傻子”溫言一模一樣!

可冷嚴政冇看清楚她的臉,女人上車的時候帶了蝴蝶麵具,把臉遮得嚴嚴實實。

下車那幾人看起來對麵具女人很恭敬。

冷嚴政突然發現,麵具女人氣場一下變得強大起來,就好似一隻散漫的雄獅遇到獵物時,突然變得凶猛。

溫言那個小傻子,可冇這個氣場。

冷嚴政冷哼了一聲,不過還是掏出了手機想要再確認一下。-大街上,時不時與路人的肩膀碰撞在一起。又一次被人撞得歪了身子後,他猛然看見,不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慢慢地走進小巷。冷厲誠推開抓著自己要說法的人,直奔著那個身影衝過去。“小言!”他抓住那抹粉色的身影,語氣裡帶著驚喜。女人驚恐地回過頭,用Y國語問他是誰,要乾什麼。冷厲誠這才發現,這個女人非但不是溫言,她甚至都不是東方麵孔。希望破滅帶來的失落,瞬間席捲了冷厲誠的全身。他頹然地轉身,碰掉了一本擺在書店門口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