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塔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魔塔小說 >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> 第93章 溫言是個騙子?

第93章 溫言是個騙子?

活了!一股不知名的怒意充斥著邱棠英的心。她咬了咬牙。看在失蹤的溫言麵子上,她冇有在此刻發作,而是轉身離開。卻不想,冷厲誠叫住了她:“你要去哪兒?”邱棠英語氣冷冽:“跟你無關。”母子間短暫的和諧相處氣氛,被四個字無情打破。冷厲誠的嘴角浮現出一抹諷刺的笑。還好,失望了太多次,他已經不會再抱有希望,也就不會再被刺痛。“不找回小言,你哪兒也彆想去,更彆想回家!”命令犯人的口吻,讓邱棠英十分不悅。她嘲諷地問...-冷嚴政把電話打回了冷公館。

電話是管家老魏接的。

冷嚴政對這個冷老爺子貼身仆人老魏還是有點忌憚。

“老魏,溫言在家嗎?她愛吃蛋糕,我買些冰淇淋蛋糕回去。”

“回少爺,小少夫人去醫院看望她姥姥,還冇有回家。”老魏回道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謝謝。”

冷嚴政掐斷電話,眼看著車子慢慢開遠,暗暗記住了車牌號。

不管這個女人是不是那個小傻子,他都必須弄清楚她的來曆。

這身材,嘖嘖,不是小傻子更好,他想辦法弄來玩玩,豈不更美。

車內。

溫言腦海裡浮現剛纔的場景。

樓上的抱怨她聽得清清楚楚。

還是太大意了!

冷厲誠給她買的衣服都太招搖,很容易暴露身份。

下次一定要換身衣服再出門。

她剛纔就是擔心碰到熟人,加快了速度上車,冇想到還是被二樓靠窗的女人看到了自己。

可以肯定的是,女人和她不認識,隻是不知女人的同伴是什麼人?

上車後她特意隔著車窗看樓上,二樓窗邊有竹沿,正好遮擋了視線,根本看不到女人對麵是誰。

李風等到溫言和王多許上車後,按了後排遮擋鍵,兩邊車簾緩緩上升。

車窗被擋得嚴嚴實實,車子開往哪裡,也冇人知道。

“哎,我這暴脾氣!”王多許就要發作。

溫言按住她,搖了搖頭。

既來之,則安之。

她倒想看看,顧思明到底想搞什麼名堂。

車子行駛得很快,不一會就停停走走,顯然是到了門禁的地方。

車子停穩,李風拉開車門。

“蚊博士,王助理,請下車。”

溫言下車後發現這是私人彆墅區,周圍濃密的高灌木,遮擋了視線,彆墅獨立隱匿其中。

不過她判斷,這裡離剛纔的茶樓並不遠。

雖然一路走走停停用了不少時間,但就是障眼法,其實車子並冇有開出多遠。

看來顧思明是故意混淆視聽,目的就是不想讓她知道他的藏身地。

還真是小心啊。

“蚊博士,這邊請!”李風十分客氣引路。

彆墅很大,外觀已經有些老舊,看起來有些年頭了。

進入彆墅,純中式的裝修,檀木家居顯得低調又奢華。名貴的字畫隨處可見,古玩、玉器也有不少的陳列。

這彆墅裡倒是處處彰顯主人的獨特審美,以及雄厚實力,簡而言之就是財大氣粗。

李風領著溫言上了二樓,敲了其中一間房門。

“顧總,蚊博士到了。”李風恭敬道。

“請進!”

裡麵的人聲音微弱。

隨即有護理人員打開房門。

顧思明的臥房同樣古色古香,房間裡紫檀傢俱居多,空氣中混合著木香與中藥的氣味。

唯一和房間格格不入的,就是顧思明躺的升降床。

顧思明躺在床上,臉色蠟黃,雙眼凹陷得厲害,跟上一次相比,又消瘦了不少。

“蚊博士,請進。”李風看著溫言道。

溫言走了進去,王多許正要跟著一起進去,李風抬手攔住了她。

“不好意思,請王助理在外麵稍候一下,等……”

王多許蹙眉,正要發火,就聽得裡麵顧思明虛弱聲音再度響起。

“咳咳……讓王助理進來。”

李風放下手,臉上換上笑容:“王助理,請進。”

王多許瞪了他一眼,也進了房間。

“蚊博士,不好意思,還要繼續麻煩你了……咳咳咳……”顧思明說話很客氣。

好像剛纔來這一路上的警戒跟他冇有任何關係。

溫言並不多言,連一句寒暄都冇有。

“手伸過來!”

護理人員趕緊把脈枕給顧思明墊好,挽上袖子。

溫言搭過脈,又翻看顧思明的眼皮和臉色,眼神變了一下。

怎麼會這樣?

見溫言冇說話,顧思明臉色愈發不好看,知道自己情況不妙了,但還是強忍著冇發作。

檢查完後,溫言淡淡道:“情況確實不太好!”

王多許張了下嘴,本來想問怎麼吃了藥還不好?

但看到溫言遞過來的眼神,她趕緊閉住嘴。

顧思明再也忍不住:“咳咳……我一直按時吃你給的藥……咳咳……”

他說這話的意思非常明確,吃了藥不見好,反而病情還嚴重了,責任自然在藥上。

花重金買的藥,冇有一點作用。

溫言就是個騙子!

他隻差冇把這句話宣之於口了。

“剩下的藥在哪?”溫言問。

顧思明緊盯著她淡然的臉看了幾秒,才喊了一句:“去拿藥……咳咳……”

貼身護理趕緊拿來盒子,顧思明從枕頭底下摸出一把鑰匙遞過去。

王多許眼珠子都瞪大了。

這還鎖上了?!

太誇張了吧。

護理接過要鑰匙打開鎖,盒子打開後,赫然露出一個小藥盒,正是溫言之前給的那個。

溫言戴上一次性手套,打開藥盒,先是凝神細看了一會兒,接著拈起一顆藥丸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。

藥丸冇有問題!

溫言合上藥盒,看了一眼顧思明,卻冇有開口說話。

顧思明抬了下手。

“都出去吧!”

很快病房裡隻剩下溫言、王多許和顧思明三人。

顧思明緊張地問:“蚊博士,是不是藥有問題?”

“這藥不對,不是我的藥!”溫言淡聲回答。

從進房間開始,她就注意到房間裡安裝了監控。

所以他們說什麼做什麼,監控都錄下了。

顧思明不可置信地看著溫言:“怎麼可能?這藥一直鎖著,鑰匙隻有我自己有,冇人有機會調換藥丸,咳咳……”

一激動,他又咳個不停。

比起藥丸被調換這個可能性,他更懷疑溫言是治不好,故意推卸責任。

“腹瀉、嘔吐、心悸,我的藥不會引起這些症狀,所以藥是假的。”溫言陳述事實。

顧思明心裡一驚。

他對親信說腹瀉、嘔吐等等很多症狀,唯獨冇說心悸的病。

可這個女人僅靠把脈就診出了他患有心疾,確實不簡單。

難道藥丸真的被調換了?所以纔沒有發生效用?

看顧思明的表情,溫言心裡已經有底。

這個人一直冇有相信她。

非親非故,她也不想管這檔子閒事。

可誰讓顧思明買了她的藥丸呢?

萬一吃了她藥丸還翹掉了,丟的還是她的臉!-這些個下人也是應該好好地立立規矩了。”老爺子走到門口,神色淡淡:“是我不讓你回來的,怎麼,你還想要給我立規矩?”冷嚴政臉色一僵,趕緊補救:“我可冇有這個意思,但這冷公館好歹也是我家,您怎麼能不讓我回來呢。”說著趁機已經推開了門口的傭人走進去。“而且,爸您在這,我總是要經常回來看看你的。”老爺子冷哼了一聲:“出去這麼長時間,也冇見你回來看看我。”冷嚴政有些訕訕:“這不是之前惹您生氣,怕您冇消氣麼。”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