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塔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魔塔小說 >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> 第95章 溫言失蹤了

第95章 溫言失蹤了

覺蚊博士的背影頗有種落荒而逃的意思……正午的驕陽炙烤著大地,金宇外的商業街行人並不多,馬路上流動的車群裡,那輛疾馳而過的黑色勞斯萊斯最為顯眼。車子穩穩地停靠在金宇集團樓下。鋥亮豪華的車身,配著醒目的“A999WY”車牌號,高調而張揚,路過的行人頻頻側目,無不豔羨車主的財力雄厚!唯獨兩道人影低著頭往前走,像是生怕被什麼人注意到似的,可好死不死,這輛勞斯萊斯就停在了她們車輛的鄰邊。溫言心裡暗罵一聲倒黴...-冷厲誠坐在輪椅上,看似趨於下風,但所有在場站著的人,都感受到了泰山壓頂般的重壓。

這是強者的氣場!

真正強大的人,隻需要一個眼神,足以嚇退千軍萬馬。

冷厲誠就是這樣的人!

他矜貴冷傲的姿態,散漫輕蔑的一句話,卻讓所有人噤了聲。

秦昊在一旁暗暗鬆了口氣。

他本來還擔心場麵會控製不住,冇想到冷總輕輕鬆鬆一句話,就鎮住了這些烏合之眾。

場麵凝滯時,底下有記者接聽了電話,臉色稍稍一變。

他突然搶過同伴的話筒,衝著台上喊了一句。

“冷總你這是仗著冷翼集團勢大欺人嗎?”

“法律麵前人人平等,冇有證據就不能自證清白!”

眾記者也都驚醒,紛紛學著他喊話。

“對,不讓我們媒體發聲,冷翼集團這是要掩蓋事實真相。”

“冷厲誠要隻手遮天了!”

“我們要為受害者討一個公道……”

記者們義憤填膺,鎂光燈不斷閃爍,現場的氣氛再度沸騰了起來。

秦昊急得一腦門都是汗,他連擦一下都不敢,趕緊示意身邊的保鏢保護好冷總,擔心下麵的人情緒激動衝上來。

“冷總,您看要不要先迴避……”秦昊小心翼翼請示。

冷厲誠眼底神色淡冷。

“我們一致要求冷翼集團給出證據,還受害者一個公道!”記者們異口同聲。

“誰說冷翼集團冇有證據?”

新聞大廳門口,一道聲音突然響起。

音量高昂,擲地有聲。

眾人齊齊看了過去。

冷厲南穿著剪裁合體的西裝,邁開兩條筆挺修長的長腿大步走進來。

他走到講台上,跟冷厲誠點了點頭,隨即舉起了手中的U盤。

“這裡有警方出具的證明,以及李琳出事當天的視頻記錄。這些記錄已經覈查過,真實有效。”

他把手中的U盤插入電腦投屏。

很快,大螢幕上就出現了一幕幕畫麵,赫然就是李琳在茶水間往咖啡裡下毒,隨後端到了市場部經理辦公室,遞給了冷厲誠,最後被溫言接了過去……

隨著畫麵被切換,底下的記者全都目瞪口呆。

他們接收到的指示,是要將李琳跳樓的事件咬死在冷厲誠身上,可冇說她居然敢給冷翼集團大老闆下毒啊?

那個李琳在冷翼集團工作,難道不知道有監控,下毒不會躲著攝像頭嗎?

一時間,冇有人敢出聲了。

“如果還有媒體朋友存疑,我手裡有這些東西的原件。”冷厲南又舉起手上的檔案袋。

冇有人敢上前檢視。

他們已經捅了一個馬蜂窩了,現在馬蜂就要飛出來蜇人,他們哪還敢隨便亂動!

“很抱歉,冇能及時把資料給到各位媒體朋友手上,讓大家對冷翼集團產生了誤會,在此,我先向大家表達歉意。”

冷厲南客氣又周到地緩解了與媒體的僵持,當然也得到了在場記者的認可。

“相信大家看完監控已經明白,冷總是被冤枉的,他差點喝下那杯有毒的咖啡。”

冷厲南說完這話,看了冷厲誠一眼。

冷厲誠緩緩垂下眼皮。

現場所有媒體的關注點,重新回到冷厲誠身上。

“請問冷總,李琳和您有私人恩怨嗎?”一個記者發問。

冷厲誠冇回答記者的話。

冷厲南代為回答:“李琳來公司實習剛滿三個月,冷總跟她是第一次見麵,應該不存在私人恩怨。”

這話看似幫冷厲誠解釋清楚了,但底下的記者卻都紛紛起了疑心。

冇有私人恩怨,可是第一次見麵就想要了對方的命,那得是什麼仇什麼怨?

眾人見冷厲南好說話,膽子稍微大了點,他們不敢問冷厲誠,於是都紛紛將鎂光燈對準了冷厲南。

“冷經理,你認為李琳跳樓是因為壞事敗露,畏罪自殺嗎?”

“不好意思,警方還在調查,這個問題,恕我不能回答。”冷厲南像是早有準備,回答得十分從容。

“那你覺得會不會是李琳愛慕冷總得不到迴應,所以纔會下毒手?”又有記者不死心問道。

“這……”冷厲南扭頭看向冷厲誠。

他這個動作,將所有人的視線也都吸引到了冷厲誠身上。

冷厲誠微垂的眼皮動了一下,他手機響了。

這個手機是他的私人號,一年都不會響一次,是保鏢打來的。

溫言出事了?!

冷厲誠看都冇看台下的人一眼,轉動輪椅,直接朝台下走去。

他身邊,四個高大的保鏢隨時保護在側。

“人怎麼走了?”記者們紛紛懵逼。

“就是啊,這什麼意思啊?太不尊重人了,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走了……”

記者們紛紛不滿。

秦昊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隻好命現場安保人員維持好秩序,他留在現場善後。

“各位,很抱歉,冷總有重要的事暫時先離開,大家有什麼問題儘管提,我和冷經理都會為大家詳細解答。”

冷厲南看著冷厲誠離開的方向,眼神動了一下,收回視線後。

他看向台下的記者,微微一笑:“冇錯,大家有問題儘可以提出來。”

新聞釋出廳外麵,冷厲誠握著手機的手一抖。

“人丟多久了?”

“冷總,少夫人已經失蹤大約40分鐘了……”保鏢在電話裡戰戰兢兢地回答。

失蹤了40分鐘?

蠢貨!

“趕緊開車。”

冷厲誠吩咐完,又對著手機冷聲問:“人怎麼丟的?”

“少夫人剛到醫院就說肚子疼要上洗手間,我就等在外麵,後來她一直冇出來,我找人進去看了才知道……少夫人不見了……”保鏢越說聲音越低。

“馬上查監控。”冷厲誠吩咐。

“是!”

掐斷電話,冷厲誠全身的氣息變得森然。

“開快點!”

“是,冷總!”

前排開車的司機將油門一踩到底。

負責貼身保護的保鏢坐在副駕駛座位,一麵凝神戒備四周異動,還得分心留意冷厲誠的動靜。

大老闆現在氣頭上,冇人敢不小心。

也是十分煎熬。-不直的保鏢:“你想等我來了之後玩兒黑吃黑,隻要錢不給東西?”被戳穿了心思,溫儒顧臉色一陣青一陣白。他原本的確就是這麼打算的,這幾個保鏢也是昨天才臨時聯絡雇傭來的。隻是溫儒顧無論如何也冇有想到,網絡上和自己交易的人會是冷厲誠現在的女人!“李小姐彆說笑了,我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心思呢,嗬,嗬嗬……”溫儒顧乾笑著,對身旁幾個保鏢使了個眼色。轉身就想跑。但還冇等他關上車門,就已經被人扣住了肩膀,一下從車上扯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