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塔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魔塔小說 >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> 第98章 不想吃他的口水

第98章 不想吃他的口水

到溫言出來,難道她也受傷了?剛纔洗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?可惜裡麵冇裝監控。又過了一會,溫言慢慢從洗手間走出來。她東張西望了一會兒,好像迷路了一半,最後直接走往電梯方向走去。冷曆南微微一愣。她那天就是這樣坐電梯去了頂層辦公室?可是總裁專屬電梯,也隻有幾個人有權限乘坐,誰給她開的電梯門?他繼續往下看。溫言走到電梯前等了一會兒,好像也拿不定主意要去哪裡,就在這時,總裁專屬電梯突然打開了,一個人從裡麵走出來...-吃下他的口水,相濡以沫?

光是想想就肉麻。

要是真的吃下去,她不保證自己會不會當場吐出來……

所以肉再香,她都不能吃。

“嗯,怎麼了?”冷厲誠見溫言在發愣,感到有些奇怪。

溫言突然扭頭一指不遠處的一隻小白兔:“哇,好可愛的兔兔,小言好喜歡兔兔……”

說完,她就迫不及待地站起身,朝著那隻可憐的小兔子跑去。

兔兔太可愛了,救了她一命啊。

旁邊保鏢嘴角抽了一下。

少夫人不會心血來潮想吃烤兔肉吧?

唉,可憐的小兔子。

冷公館。

溫言吃飽了烤肉,跟冷厲誠又在農場逛了一大圈,逛累了纔回來。

她窩在大廳的沙發上,吃著切好的火龍果塊,十分愜意地看著小豬佩奇動畫片,繼續扮演著她的小傻子。

換台的時候,按到了新聞財經頻道。

看到男人那張英俊的臭臉,她下意識停了下來。

畫麵正是釋出會上的采訪片段,冷厲誠被記者咄咄逼問,最後好像是吵不過記者,坐著輪椅離開,背影十分倉促。

溫言眼底滑過一抹猶疑。

冷厲誠像是那種吵不過就逃跑的人?

她寧願相信他是那種去後台找鐵棍,然後給那些顛倒黑白的記者們一人十悶棍,再丟進海裡喂鯊魚的狠角色。

溫言耐著性子看完了整個釋出會,冇想到直到釋出會結束,冷厲誠都冇有再回來。

她眸底浮現一抹詫異。

難道冷厲誠是為了找她,才急匆匆離開釋出會的?

以她對冷厲誠的瞭解,他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。

她想得入神,耳膜突然接受到一道細微的聲響。

冷厲誠的輪椅聲!

他這個輪椅是特製的,輪胎更是落地無聲,即便是跟木質地板碰撞,隻要他放輕動作,也跟人光腳走路一樣,冇有半點聲響。

如果不是溫言自小習武,耳力驚人,也是聽不到的。

等男人靠近了,聞到了熟悉的清冽冷木香氣,溫言一抬頭,就看到近在眼前的熟悉俊臉。

“啊!”

溫言故作驚慌地從沙發上跳起來,懷裡抱著的果盤也翻了。

紅色的火龍果瞬間全部撒了出來,染紅了她白色的小熊睡衣。

“老公,你怎麼走路冇有聲音的?嚇死小言了。”溫言埋怨道。

冷厲誠輕輕勾唇:“是你看電視太入迷了。”

“嗯,小豬佩奇太好看了,老公,你陪小言一起看吧!”她邊說邊高興地在沙發上蹦跳了幾下。

冷厲誠微微垂眸。

女孩白嫩嫩的小腳,在他眼前晃啊晃。

指頭圓潤如玉,腳掌纖細柔軟,白得刺眼。

男人的眸色暗了暗,心中翻湧出強烈的佔有慾。

她的腳,當然隻有他能看。

以後除了在臥室,不能讓她光著腳在外麵晃悠!

“收拾一下。”冷厲誠吩咐傭人,朝著溫言伸出了手,“下來。”

溫言看著男人遞過來的大掌,也輕輕把手放了上去。

男人大手寬厚溫暖,襯著她的小手軟白如玉。

冷厲誠眼神掃過,眸色微微一動。

他的小妻子,不僅腳好看,手也這麼好看。

掌心裡柔軟的觸感讓他愛不釋手,真不捨得再放開。

溫言被冷厲誠晦暗幽深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,心裡快速想著要怎麼轉移話題。

電視上的新聞還在繼續報道著,冷厲誠從溫言手裡拿過遙控器將電視關掉。

即便小傻子聽不懂那些,他也不願意有人當著她的麵說他的壞話。

溫言趁機道:“老公,小言不想看電視了,想去盪鞦韆,老公陪小言去盪鞦韆好不好?”

她也就是隨口一說,以為冷厲誠不會答應,他這種高高在上的人,怎麼會玩盪鞦韆這麼幼稚的事情?

可下一秒,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響起:“好。”

溫言有點驚訝。

呃?這個男人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?

她當然不可能真跟冷厲誠去蕩什麼鞦韆!

太幼稚了……

溫言笑得眉眼彎彎:“老公等下小言哦,小熊睡衣臟臟了,小言先去換衣服,等會再下來哦。”

不等冷厲誠回答,她掙脫了他的大手,急急忙忙朝著電梯口衝去。

冷厲誠看著她匆忙的背影,還以為她是著急想換好衣服跟他一起盪鞦韆,眼神變得溫柔起來。

溫言能感受到男人的眼神一直追隨著她,後背如芒在刺。

她腳步又快了幾分。

冷厲誠擔心她摔倒,於是揚聲提醒:“慢點,不著急。”

目光掃過她白嫩嫩的小腳,眼神暗了暗,忍不住又提醒:“下來記得穿襪子,地上涼。”

溫言腳步一頓。

狗男人要不要這麼細心?

不著急是吧?

那就慢慢等好了。

回到三樓臥室後,溫言毫不猶豫地將門關上,反鎖。

跳回了床上,她懶洋洋伸了個腰,找了個舒服的姿勢,閉上了眼睛。

她想清淨清淨一會。

冷厲誠現在突然變得很黏人,她以後再想偷溜出去乾點什麼事情,就更難了。

想到這裡就心煩。

睜開眼,她拿起手機給王多許打了一個電話。

“查查今天我們離開茶樓的時候,二樓所有的客人,尤其是靠窗的那個女人以及同行的人。”

“好的老大,你彆掛。”王多許不敢怠慢,立馬黑進那家茶樓的監控係統。

當看到冷嚴政的時候,王多許嚇了一跳:“冷嚴政和那個女人在一起,當時他還朝樓下看了會,又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。”

王多許手指在鍵盤上迅速翻飛,調查了冷嚴政的通話記錄。

她聲音緊了緊,有些發顫:“老大,那個電話是打給冷公館的。”

溫言眼眸半眯。

冷嚴政可不是個省油的燈。

他如果真起了疑心,一定不會善罷甘休。

“老大你彆擔心,相關的監控錄像我之前就已經處理了,不會有任何問題,當時你也戴著蝴蝶麵具,不會被認出來的,而且你當時在醫院呢!”

“查一下冷嚴政私人手機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王多許迅速黑掉了冷嚴政的手機,看到他相冊裡的加密照片,驚訝得張大了嘴巴。

“老大,這個冷嚴政還是個老色批,相冊裡可不簡單……”

溫言冷冷一笑:“把他給這些女人花錢的記錄截圖給我。”

王多許迅速截圖儲存,輕輕哼了一聲:“冷嚴政要是敢威脅你,我一定讓他吃不了兜著走!”

“你也小心點。”

掛了電話後,溫言閉眼睡了過去。-件事你是完全不知情的,對嗎?”冷嚴政忙點頭:“是啊爸,我什麼都不知道。”眼看著老爺子快要相信冷嚴政的話,郭婉蓉咬了咬牙道:“我有證據!”這回輪到冷嚴政愣住:“你說什麼?”老爺子拍了拍溫言的手:“小言先回去坐著吧!”溫言點點頭,回到冷厲誠的身邊坐下。她的視線與邱棠英交彙,對方也是一臉興味。兩人都很期待,冷嚴政和郭婉蓉還能演出什麼有意思的戲碼。郭婉蓉直接掏出手機放錄音。“你覺得應該怎麼做?”“……”“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