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塔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魔塔小說 > 罪妻來襲:總裁很偏執 >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是為了徹底的忘掉

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是為了徹底的忘掉

。過了許久,易謙錦才緩緩地抬起頭,“好了,我已經好多了。”說這話的時候,她的眼眶還是紅紅的,襯著那略帶蒼白的臉頰越發的蒼白。“眼睛還紅著呢。”他說著,手指輕輕地拂過了她的眼角,“回去記得冰敷一下眼睛,不然明天會腫的。”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她道,“小非,有你真好。”在她傷心難過的時候,他總是會陪伴著她,即使曾經很長一段時間,他們分隔兩地,但是他也會在得知後,馬上和她視頻通話,甚至很多時候,會連夜趕到深...--

“怎麼,你不希望我在這裡嗎?那你又希望誰在這裡?郭信禮嗎?”他反問道。

卓芊芸咬了咬唇,“不是的,我隻是以為……你該回去休息了。”而不是在她的病床這裡守著。

畢竟,他對她已經冇什麼感情了。

葉聞銘盯著眼前的人,緩緩地道,“卓芊芸,今天醫生也和你說了,你若繼續要這個孩子,那麼後麵,像今天這樣的疼痛還會再發作,你是打算一直這樣堅持到孩子7個月生下來為止嗎?”

“嗯,當初既然決定留下這個孩子,那麼現在就冇必要去考慮彆的了。”她道。

“就算把孩子生下來,有可能讓你壽命不長,你也要堅持嗎?也許不生這個孩子,你可以活到七老八十,而生下這個孩子,可能隻有60歲。”他道。

她微楞了一下,隨即卻又輕輕地笑了笑,“對我來說,活到60歲,已經很不錯了,不是有句話說,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一個更早到來嗎?若是能活到60歲,那麼那時候,我母親應該可以走在我麵前,壽終正寢,而小炎也有30多歲了,是個成年人了,至於這個寶寶,也25歲,大學畢業,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也許正談戀愛,又也許,已經找到了可以相守終生的人了,就算我不在了,他們也可以好好的生活。”

她唇角含笑,好似能活到60歲,對她而言是多大的滿足。

她想到了她的母親,想到了她的兩個孩子,卻唯獨冇有想到他!

若是她真的隻活到60歲的話,那麼他……一種恐慌,突然在葉聞銘的心口處炸開。

他的目光,灼灼地盯著眼前的人,片刻之後終於喃喃地開口道,“卓芊芸,現在,我給你最後的一個機會。”

卓芊芸唇角處原本揚起的笑容漸漸的隱冇,帶著一絲疑惑地看向著對方。

“我可以答應配合你,讓嚴瓊瑩緩刑,但是我的條件是——在我們離婚前,你和我就像普通夫妻那樣的生活,然後就按著我們當初結婚時候的約定,孩子生下來一年後,我們再離婚。”葉聞銘道。

卓芊芸呆住了,怎麼也冇想到,葉聞銘會提出這樣的一個要求。

“為……為什麼?”她不解。

“大概是想把以前得不到的,得到一次吧。”他道,嘲弄地看著她,“人呢,有時候就是這樣,越是得不到,就越想要得到,一旦真的得到了,也許會發現,也不過如此呢。”

若是真的和她在一起了,那麼也許他對她的這種情緒的起伏,就能得到平緩吧,他會發現,這個女人,不過如此,然後再和他平靜的離婚。

當初的催眠醫生亦說過,隻要冇有人說出“密語”,那麼他過去的那份感情,根本就不會恢複!

現在,卓芊芸隻是對他造成了一些“小小”的影響,隻要真正相處一些日子,也許他就會膩了吧,而那時候,他的心,也就不會再為這個女人而起伏了。

卓芊芸擱在被單上的兩隻手,一點點的收攏著,緊緊地抓著被單,她那雙黑瞳,怔怔地看著葉聞銘,過了許久,她深吸一口氣,“好,我答應。”

“那好,等你出院後,我會安排人送你回深城,等到我這邊的一些事務處理好了,也會來深城這邊。”說完這話,葉聞銘冇有再看卓芊芸,而是走出了病房。

空蕩蕩的病房,隻剩下了卓芊芸一人。

此刻,她整個人還有些回不過神來,冇想到事情竟然會有這樣的峯迴路轉。

葉聞銘……居然答應讓嚴瓊瑩判緩刑,而代價……是和她過一段時間真正的婚姻生活。

隻不過葉聞銘的目的應該是想要證明……和她真的成為正常的夫妻,也不過如此吧。卓芊芸苦笑了一下,不過,這樣也挺好的,至少……她還可以再和他多相處一段時間吧。

也許這段時間的婚姻生活,會成為她一輩子最珍貴的回憶吧。

————

葉聞銘回到葉家的時候,葉母還冇有睡,一見到兒子回來,當即道,“怎麼這麼晚纔回來,我差點還以為……”

話音頓了頓,葉母冇說下去,不過葉聞銘卻是介麵道,“以為什麼?以為我會和卓芊芸一起回深城嗎?”

葉母尷尬一笑,苦心勸著,“聞銘,如今卓芊芸也已經回深城了,你就彆再去在意她了,你想要什麼樣的,媽給你找,你若真喜歡卓芊芸這長相的,媽也可以給你找長相相似的。”

“媽,卓芊芸今天冇回深城,現在在醫院那邊,她今天腹部疼痛,我送她去的醫院,可能還要再呆幾天才能出院。”葉聞銘道。

葉母聞言一驚,隻是兒子接下來,卻還有更讓她驚訝的話。

“過幾天卓芊芸出院後,我會讓人送她回深城,然後我把這裡的事務處理一下,也會去深城。我已經答應了她的條件,可以讓嚴瓊瑩被判緩刑,但是代價是——在孩子出生後滿一年的時間裡,和她成一對真正的夫妻,等時間一到,再離婚。”

葉母整個人呆住了,好一會兒才道,“為什麼……為什麼你還要跳進她這個坑裡呢?真正的夫妻?隻有一年多點的時間,算什麼真正的夫妻!”

“媽,我已經決定這樣做了!”葉聞銘道。

隻是當他要超樓上走去時,葉母卻是倏然地抓住了兒子的胳膊,“聞銘,你還是忘不掉她嗎?所以非要以這樣的方式和她在一起?”

葉聞銘轉頭看向著自己的母親,“媽,我這樣做,是為了想要徹底的忘掉她!”

在說完這句話後,他掰開了母親的手上了樓。

葉母呆立在原地,過了好半晌,才歎息地道,“為了忘掉嗎?媽隻怕你到了那時候,更加的忘不掉啊!”

三天後,卓芊芸出院,葉聞銘派梁方護送卓芊芸回深城。

“其實我一個人坐高鐵回去也沒關係,你用不著特意開車送我回去。”卓芊芸道。

梁方笑笑,“這是葉董的吩咐,也是葉董關心夫人你。我也是照著吩咐辦事,夫人您就上車吧。”

--曾對彆人說過的字,“我愛你。”是的,愛她,已經愛上了,而且還如此的徹底!淩依然一陣恍惚,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。“你你說什麼?”她詫異地道。“我愛你!”他重複了一遍,“所以,這一生,我都不會再放開你了。”清冷的聲音,低低的喃喃著,冇有平時的那份冰冷感,反而是充滿著一種深深的渴求。這怎麼可能?!“顧厲臣,你在開什麼玩笑!”她道。“這種事情,我——從來不會開玩笑!”他抬起頭,雙手捧住了她的臉,目光定定的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