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塔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魔塔小說 > 罪妻來襲:總裁很偏執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你不能動她

第一百三十五章 你不能動她

人纔是最重要的,東西不是!”頓了一頓,她很認真地繼續道,“所以,小淵,下次你要是再遇到這種事情的話,一定要先保護好你自己!”“可是手錶……”“你比手錶,重要多了!”她道,“我不喜歡看到小淵你受傷。”他的心口處,突然就像有什麼炸開似的,讓他不知所措,卻又很開心……很開心……那他在她的眼中,是否也是重要的呢?到了醫院,醫生給穆淵進行了檢查,都隻是一些皮外傷,並冇有傷到骨頭,稍微擦幾天藥就可以了。易謙錦...--

閱書閣

wWw.yshuge.Com』,全文免費閱讀.

就像當年,她和蕭子期在一起的時候,若有什麼麻煩,蕭子期總會幫她出頭。

結果呢,她以為那個男人會是她一輩子依靠的時候,才發現,當遇到真正需要為她出頭的事情的時候,原來所謂的感情,也不過是可以隨時被收回的東西而已。

而當一種習慣,成了自然的時候,驟然之間,冇有人再給她出頭的時候,那種絕望,纔會要了人的命。

她在牢裡受著折磨的時候,有幾次,她甚至絕望到想過自殺。

如果……如果那時候冇有漣漪還經常來看她,經常鼓勵她的話,也許……她真的會死吧。

想到好友,她的心中,儘是深深的感激。

淩依然歎了一口氣,解開著戲服的釦子,正打算要脫下戲服,卻聽到身後傳來了腳步聲。

她驀地一驚,猛然回頭,隻看到易瑾離已經走進了更衣室。

這會兒因為前麵在拍戲,更衣室這邊倒是冇有人,但是……“這裡是女性更衣室,你……你出去。”她臉色微微漲紅的道。

可是他卻是一步一步地逼近著她道,“你在怕什麼呢?”

怕?她一怔,往後退開著一步,兩步……

可是她越是退,他就越是逼近著,一直到她的後背抵上了更衣室的衣櫃,再無可退。

他的雙手壓在了櫃門上,把她禁錮在了他和櫃門之間,“為什麼要怕我給你出頭?”

對於這點,他有點不解,若是其他女人的話,他願意給出頭,隻怕會高興的要死,但是偏偏到了她這裡,倒像是成了一個例外。

淩依然雙手下意識的抵在了易瑾離的胸前,“你先出去啊,一會兒就會有人進來的。”

“不會有人進來的。”他卻是無比篤定的道。

“你憑什麼說不會有人進來?”她瞪著他道。

“因為冇有人可以進得來。”他道,“這門口,有我的保鏢守著,你說會有人進來嗎?”

她啞然,剛纔她都冇有發現,他的身邊竟然還跟著保鏢。

“告訴我,為什麼要怕?”他又一次地問著之前的問題,修長的手指,微微地撩開著她頰邊的髮絲。

這會兒的她,臉上畫著妝,倒是讓她的起色看起來比平時更好一些,不過這妝容卻並不是很適合她,靠近著,還有著那脂粉的香氣。

這樣一比,他倒是更喜歡她平時清湯掛麪的模樣,還有她身上那股自然的淡淡清香,靠近著聞都覺得好聞。

而唯有她這雙杏眸,倒是妝前妝後差不多,就算是瞪著他的模樣,都讓他覺得有些可愛。

她貝齒咬了咬唇瓣,垂下了眼眸矢口否認道,“我冇有怕。”

他的手指輕輕的扣著她的下顎,強迫著她的目光看向他,“我問的是為什麼,而不是你有冇有。”

換言之,他根本已經是篤定她在怕。

淩依然的心一顫,他這是看穿了她的害怕嗎?

這雙漂亮至極的深邃眼眸,彷彿是要把她整個人都給看穿似的。

“因為怕會變成習慣。”淩依然有些難堪地道,“有些事情,也許次數多了,會成習慣,可是當成為習慣後,一旦不再如此了,那變會絕望。”

“怎麼,難道你絕望過嗎?”他隨意的一句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氣,看著他的目光,終於變得不再閃躲,“對,我絕望過。”

他的瞳孔微微一凝,臉上原本淺淺的笑意,也慢慢的隱去。

“可以出去了嗎?我想換下衣服。”淩依然道。

隻是易瑾離並冇有就此退開,漆黑的眸子,依然定定的凝望著她,而他的手指,則是在她的頰邊輕輕的撫著,就像是在思量著什麼似的。

過了片刻之後,他低喃著,“那如果我說,若是成了習慣的話,那麼永遠都會如此,不會再變,你還會怕嗎?”

淩依然怔怔地看著這張近在咫尺的麵容,一時之間,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,隻覺得自己的心臟,彷彿在這一刻,跳動得異常地劇烈。

————

更衣室裡,淩依然臉紅撲撲的換著衣服,雖然易瑾離這會兒是走出去了,但是她總覺得,臉上彷彿還有著他手指碰觸的觸感似的。

對他問的那句話,她最後還是冇有回答。如果成為習慣,永遠都如此的話……他這話中的意思,他會一輩子為她出頭嗎?

像他這樣的人,根本不屑去說什麼謊話,所以他現在這樣說著,必然現在也是這樣想的。

可是以後呢?以後又有誰知道呢?他從來就不是她可以揣測的。

習慣……還是不要有的好。

淩依然在心中,如此對自己說著。

而更衣室的門口,易瑾離站在門邊,低首垂眸,似在想著什麼,保鏢則是站在易瑾離的身後。

倏然,保鏢一凜,視線朝著左側的方向望去,隻見一道人影,正朝著這邊走來。

保鏢自然也認出了那人,是娛樂圈太子爺顧厲臣,也是易爺的朋友,因此保鏢未動,依然隻是站在原地。

顧厲臣走到了易瑾離的跟前,出聲道,“你今天來,就是給她出氣的?”

易瑾離緩緩地抬起頭,看著眼前的人,唇角微揚,“是又怎麼樣?倒是你,怎麼那麼湊巧?”

湊巧嗎?顧厲臣淡淡一曬,他是在知道了瑾離也在這裡後,猜到了淩依然今天恐怕也在,於是趕過來想看個究竟。

果然,倒是看到了一場好戲。

不過這中間的緣由,他不說,隻怕瑾離也會猜到吧。

“我不管你今天是湊巧,還是刻意,但是‘她’——你不能動,‘她’是我的。”易瑾離懶洋洋地道,看起來漫不經心,但是眸光中卻是一種認真。

“這個女人,你就這麼在意嗎?”顧厲臣淡淡地反問道。

“是挺在意的。”他倒是直接坦白道。而在易瑾離身後的保鏢卻是驀地一陣心驚。易爺竟然直接說在意一個女人,這……以前可不曾聽到易爺這樣承認過啊。

就算當年易爺的未婚妻郝梅語,易爺好像也不曾說過“在乎”二字吧。

顧厲臣的眼中也閃過了一抹微詫,兩人相識多年,他自然清楚,“在意”二字從易瑾離的口中說出來有多難得。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『m.yshuge.Com』--人群中,可是她卻依然覺得孤獨,彷彿臉上戴著麵具,每天都頂著麵具去麵對著彆人,可是隻有在他的麵前,她纔可以去卸下這個麵具。所以,就算是要一次又一次的去證明,她也願意。“小辭,我不會討厭的,對你,不管是什麼,我都不會討厭。”隨著她語音的落下,她的唇吻上了他的唇瓣。他的身子僵直著,她的雙唇,帶著屬於她的溫度,就這樣緊貼著他的唇。而她剛纔的話,繚繞在他的耳邊。“小辭……小辭……”這個稱呼,他有多久冇有聽到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