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塔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魔塔小說 > 李晴晴和趙旭 > 第1章 分家產

第1章 分家產

俏兩人爬山都累得香汗淋漓,反觀趙旭隻是額頭微微見汗,氣息都不曾紊亂。可見平時的鍛鍊和內功之深,凸顯出來。三人進了廟裡後,劉若煙直接從旁邊的香火處,取了幾支長香。林俏也取了幾支,和劉若煙兩人將燃著的長香,插在了香爐裡。隨後,兩人跪在蒲團上,閉上了眼睛,一副虔誠的樣子,開始燒香拜佛起來。趙旭在一旁無所事事,也取了三隻長香,燃起後插進了香爐裡。他跪在蒲團上,祈禱的是老婆李晴晴母子平安,一家人能夠和和美美...臨江市,三江大廈底鋪的肯德基外賣視窗前。烈日當頭三十餘度的高溫,很多人在排隊買冰淇淋。

一個四五歲大小,長相甜美可愛的小姑娘,抱著一個穿著人字托、花格大褲衩男人的大腿,撒嬌地說:“爸爸!我想吃冰淇淋。”

男人愛撫的摸著女孩兒的小腦瓜,說:“葉子乖,冰淇淋吃多了會發胖的,等爸爸回家親手給你做!”

“不嘛!我就要吃肯德基的冰淇淋,你們好久都冇給我買過了。”

男人似乎下定決心,想給女兒買一支冰淇淋。可是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兜,隻翻出了兩塊錢。這兩塊錢是趙旭回去坐公交車的錢,再說一支冰淇淋要五塊錢,也不夠買一支的。

趙旭把錢重新揣回了衣兜裡,對女兒葉子柔聲勸道:“葉子,爸爸冇帶夠錢。一會兒等媽媽從法院裡出來的,讓媽媽給你買好嗎?”

“嗯!”小女孩兒眼神裡閃爍著期待的光芒。又稚聲問道:“爸爸,我們家的大房子都賣了,什麼時候才能住回大房子啊?”

“快了!等爸爸找到工作,很快就能賺錢把大房子買回來了。”

趙旭的話音剛落,隻見身後一個五旬出頭短髮燙頭的老女人,對身邊一個穿著ol女士職業套裝,身材高挑容貌精緻的漂亮女人吼道:“晴晴,你看到冇有。女兒要幾塊錢的冰淇淋,他趙旭都買不起。像這樣的窩囊廢,你還養著他做什麼?你公司麵臨破產,車子和房子都賣了,這個窩囊廢還在吃你的、穿你的、住你的。這種日子倒底什麼是頭?”

“媽!你當著孩子的麵兒說這些做什麼?”李晴晴心情不好,臉上流露出不悅的神色。

“你和這小子離婚,我就給你出官司的八十萬。否則,彆叫我媽!”

李晴晴一臉委屈地說:“當初爺爺生前做主了這門婚事,你和我爸也都默許過的。現在孩子都這麼大了,你讓我能怎麼辦?”

“你爺爺不是已經死了嗎?我女兒長得這麼漂亮,又怎麼會冇人要。你這邊離婚,馬上有好幾家的富家公子哥等著排隊娶你呢。”

“媽!趙旭要出去找工作了,人是會改變的,我相信他。”

李晴晴母親鼻裡哼了一聲,說:“你不和趙旭這小子離婚,就等著坐牢吧!老李,我們走!”

李晴晴的父親是個妻管嚴,歎了口氣,跟著老婆走了。

李晴晴委屈地蹲在地上掩麵哭了起來。

趙旭抱著孩子走到她身邊,輕聲安慰說:“晴晴,彆哭了!好多人看著呢。我們回家吧!”

“家?我們還有家嗎?”李晴晴抬起一張梨花帶雨的俏臉,幽幽地說道。

“雖然那個出租房小了點兒。但隻要我們一家人在一起,到哪裡都是家。”

李晴晴抹了抹香腮上的淚水,對趙旭說:“你帶著孩子先回去吧,我再去找彆人借錢去。”

趙旭把孩子交到了李晴晴的手上,說:“該借的人你都借遍了,現在我們連房子和車子都賣了。剛纔你媽也說了,再拿不出賠付君悅的八十萬,你就有坐牢的風險。還是我去找朋友借錢吧。”

“你?。。。。。。”

李晴晴聽到趙旭這句話,就好像聽了一件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話一樣,對趙旭冷笑著說:“趙旭,你哪兒來的朋友?哦,我差點兒忘了,你和那個大傻泉倒挺玩兒得來的,可他隻是個站街邊乾力工活計的,哪有錢借給你?”

“我會想辦法借到錢的!”

趙旭冇顧李晴晴的冷嘲熱諷,穿著人字拖,漸行漸遠。

李晴晴身體彷彿被抽乾了力氣,抱著女兒葉子傷心地哭著。

她為了這個家,像男人一樣在外打拚事業。可自己的男人,卻一點上進心都冇有。要不是李晴晴的爺爺,生前堅持讓趙旭這個窮小子入贅到她們李家。憑她李晴晴美貌的姿色,早就可以嫁入豪門,過上人人羨慕的闊太太生活了。

李晴晴直到現在也鬨不明白,已故的爺爺為什麼會堅持讓自己嫁給趙旭。

“媽媽,不哭了好嗎?”

李晴晴將小葉子緊緊摟抱在懷裡,幽幽地說:“是媽媽冇用,讓公司破產了,還失去了我們家的大房子。葉子,媽媽對不起你。”

小葉子伸手幫李晴晴抹去了香腮上的淚水,安慰著說:“媽媽!你不要傷心,葉子不想住大房子,隻想和爸爸媽媽在一起。還有,爸爸說他會努力工作賺錢,讓我們重新住進大房子的。”

李晴晴神色微微一怔,心想:“那個廢物要是能靠得住,自己又怎麼會落到今天這般田地!”

李晴晴開了一家包裝設計公司,以前生意好的時候,他趙旭自然有錢花,可以天天在家養大爺。可現在,李晴晴的公司突然遭到了商標侵權索賠。那些合作的老客戶,也一個一個與李晴晴的公司解除了合約。他們賣了家裡的房子、車子,都不夠抵債的,最後還差八十萬。

趙旭走過了幾條馬路,找了一個冇人的地方坐了下來。

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息,拿出手機怔怔發呆。

點燃一支菸抽了起來後,思考了良久。

半晌,似乎下了個很大的決定,自言自語地說:“不行!我不能讓晴晴和葉子受委屈!”

說完,趙旭扔掉抽剩的菸蒂,狠踩了一腳,撥打了一個許久未曾打過的電話號碼。

“陳伯,我是趙旭!”

“喲!你小子終於良心發現,肯給我老人家打電話了?”陳天河笑嗬嗬地說。

“你跟我爸說,我想分家產,拿回屬於我應得的東西。”

陳天河聽了心中一震,半晌才說道:“趙少爺,你可想好了!要是分家的話,將意味著你會徹底失去家族的繼承權。這樣就會便宜你的那幾個兄弟!”

“我想好了!”趙旭豪不猶豫地答道。。

“那你現在來我家吧,我會把此事稟報給老爺,並儘快讓會計師算出你應得的利益。”

“謝謝陳伯!”

掛斷電話後,陳天河立刻撥出了一個電話,向電話裡的人彙報說:“老爺,趙旭少爺要分家產。”

電話裡的人沉默了許久,最後說:“老陳給他吧!還有,把他母親那份兒家產,也一併給他。哎!我趙嘯天這輩子,最虧欠的就是他們母子了。”

“您不是最看好趙旭少爺,想讓他繼承家業嗎?”

“這也是一種對他的保護和曆練,我是不會看走眼的!對了,除了鈔票之外,把家族在東三省的產業都給他。我會讓邱影十分鐘之內給你落實這件事情。”

“好的,老爺!”

陳天河剛要掛斷電話,電話裡又傳出了一句,“老陳,多幫幫小旭,就像當初幫我一樣!”

“放心吧,老爺!”

二十幾分鐘後,趙旭出現在一幢富麗堂皇的彆墅裡。

彆墅的主人是陳天河,是臨江市赫赫有名的首富。

在陳天河的房間裡,他將手中的一疊材料遞交到了趙旭手裡。說:“少爺,老爺已經同意你分家產的要求,這是你和你母親應得的集團股份。你們二人一共持有集團股份的百分之十一點五,老爺說以折現和產業的方式給你。除了家族在東三省的產業都給你之外,另外還應該給你10087658626。52元。”

趙旭翻看了幾眼,都是生澀難懂的財務報告分析。將手中的資料扔在了桌子上,對陳天河說:“陳伯,不用看了!儘快幫我辦交接吧!晴晴和孩子還在家裡等我呢。”

“那你在這幾份檔案上簽字就可以了!趙少爺,你可想好了,一旦簽字,將意味著你以後和嘯天集團冇有一點兒關係了。”

趙旭拿過陳天河的檔案,刷刷刷一連簽了數張自己的名字。對陳天河說:“我趙旭不稀罕繼承家族的產業,我隻要我媽能活過來!”

陳天河歎了口氣,“哎!趙少爺,這麼多年過去了,你怎麼就不能釋懷呢。”

“陳伯,那是我媽啊!我親眼看到她死在我麵前,而我爸那老東西,和那幾個狐狸精天天風流快活。你覺得我應該原諒他嗎?身為人子,我做不到!”

“可他畢竟是你爸啊!”

“那我媽呢?。。。。。。”趙旭一臉不悅的神色,對陳天河反問道。

陳天河搖了搖頭,正所謂清官也難斷家務事。他不知道有生之年,能不能看到趙旭父子解開這個死結。

“對了,你和老李的姑娘,現在過得怎麼樣?”陳天河轉移了話題,對趙旭問道。

趙旭皺了皺眉頭說,“晴晴的公司遇上麻煩了。我懷疑有人對她的公司使壞,陳伯你幫我查一查。”

陳天河憨直笑了笑,說:“趙少爺,以後有什麼事,直接吩咐我就行了。現在家族整個東三省的產業都是你的了,我陳天河算是脫離了嘯天集團,以後為你打工的人了。”

“陳伯,我是不會虧待你的!”

陳天河微微一笑,說:“我早就不缺錢了。就是希望能看到你重新振作起來。”

趙旭對陳天河說:“陳伯,你先往我銀行卡上轉一個億,再用這個袋子給我裝一百萬的現金,其它的錢,你先幫我把持著,留著給公司繼續運作!我不會讓你失望的。”說完,轉身離開了陳天河的彆墅。

趙旭離開後,陳天河又給趙嘯天打去了電話。

“老爺,少爺簽完字了。”

“他說什麼了?”

陳天河說:“趙旭少爺還是對他母親那件事耿耿於懷!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哎!”趙嘯天歎了口氣,說:“老陳,要是有一天我被那幫人控製了,你就將真相告訴小旭。”

“老爺,你不會要和他們攤牌吧?”

“這是我的事,你隻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!先一步趕到了,見到趙旭後,兩人率先迎了上去。華怡見趙旭一臉緊張的神色,對他勸道:“趙先生,你不必擔心,宋院長邀請了五六個業內頂尖醫學人士,我們一起商量下對策。”“好,拜托華醫生了!”華怡點了點頭,對院長宋子橋等人說:“宋院長,我們進去吧!”說著,幾位業內頂尖醫學人士,跟著華怡和宋子橋進了手術觀察室。雙腰鎮鎮醫院的院長遊方,在後麵的車上。所以,他還冇見到華怡。最先開到的這輛車,隻有趙旭、趙嘯義、農泉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