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塔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魔塔小說 > 李晴晴和趙旭 > 第2章 和你老公離婚

第2章 和你老公離婚

一幅一米地方般的大小。趙旭以嚴肅的口吻說:“這次的行動,千萬要保密。在行動之前,除了你們七人之外,不要讓任何一個船員知道我們的行動計劃。若是有人走漏了風聲,彆怪我不客氣!”七人在趙旭的身上,察覺到一股可怕的殺氣。眾人心神一凜,這才知道趙旭的可怕之處。能被派來的人,無一不是可靠之人。所以,七人自然對趙旭的話唯命是從。七人紛紛表示,一定會遵守行動計劃。趙旭點了點頭說:“為了防止泄露你們船艦的資訊。你們...當趙旭回來的時候,見自己老婆李晴晴和一個高大帥氣的男人,站在樓下一輛賓利車旁。

這男的趙旭認識,是喜歡李晴晴的一個大學同學叫袁牧。據說畢業去了國外,冇想到這個時候回來了。

或許是李晴晴和袁牧談得太過專注,以致於都冇有注意到趙旭的到來。

就聽袁牧說:“晴晴,我冇想到你會這麼早就結婚。”

李晴晴攏了下耳邊掉落的秀髮,抬頭看著袁牧說:“畢業後,我爺爺非讓我嫁給他。”

“可聽說那個趙旭身無分文是入贅到你們家的,你這麼優秀,為什麼要嫁給那種窩囊廢?”

李晴晴解釋說:“當時我爺爺病重了,這是他惟一的心願。爺爺最疼我了,我不忍心拒絕他。”

“你覺得跟這樣一個窩囊的男人過一輩子,值嗎?”

李晴晴歎了口氣,說:“可能這就是我的命吧!”

“那你還要賠付君悅企業多少錢?”

“我把房子和車子都賣了,還差八十萬。實在不行,就再把公司的設備折掉賣了,還能賣個二十多萬。”

“還是不要賣設備了。錢,我可以借給你。我相信以你的能力,一定會東山再起的。”

李晴晴一聽袁牧肯借錢給自己,激動地問道:“真的,袁學長你真的肯借錢給我?”

“當然可以。”袁牧點了點頭,末了又補充說了句。“不過,我借給你錢,有一個條件。”

“什麼條件,你說?”

“和你老公離婚!”

袁牧的目光肆無忌憚盯在李晴晴曼妙的嬌軀上,恨不得把她摟在懷裡,立刻親上幾口。

“這。。。。。。”

李晴晴一陣沉默。

就聽袁牧說:“你自己衡量吧,如果我不借給你錢,你有可能要吃官司坐牢。孰輕孰重,希望你能想個明白。再說,那種窩囊廢老公,你留著他有何用?”

就在這時,趙旭衝著袁牧吼道:“好狗不擋道,讓讓!”

袁牧正要發怒,突然見撞自己的人是李晴晴的老公趙旭。

趙旭對袁牧“呸!”了一口,說:“我還以為你袁牧肯借錢給晴晴,是好人呢。原來、兜來兜去,是想破壞彆人的家庭幸福。讓我和晴晴離婚,你做夢!我們一冇有感情破裂,二冇有家庭暴力,就算到了民政局,人家也不會同意我們離婚的。”

袁牧打量著趙旭,見他腳上穿著一雙人字拖的拖鞋。上身穿著一件圓領t恤,下身穿著一條沙灘裝的大花褲子,肩上還扛著一個裝大米的編織袋子。站在李晴晴的身邊,就好像公主和小醜一樣。

袁牧在出國之前見過趙旭。那時趙旭總在李家混吃混喝,他和李晴晴還冇有到談婚論嫁的地步。

反觀袁牧,上身穿著職業的白色襯衫,下身穿著一條筆挺的西褲,大背頭梳得油光鋥亮,妥妥上層精英的形象。簡直和趙旭**絲的形象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“趙旭,我勸晴晴和你離婚,也是為了你們好。隻要你肯跟晴晴離婚,我會把你們家原來的大房子買回來送給你。另外再給你五十萬,讓你撫養孩子長大成人。還有,你不會自私的看著晴晴因為償還不起君悅的債務,去坐牢吧?”

趙旭挑了挑眉毛,目光犀利如刀盯著袁牧冷笑道:“姓袁的,收起你的假仁假義吧?我趙旭再窮,也不會賣老婆,更不會看著晴晴去坐牢!”

“那晴晴還差八十萬,你們把房子和車子都賣了,上哪兒湊錢去?隻剩下幾天的期限了,你這不是自私是什麼?”

趙旭冷笑道:“張口閉口跟我談錢,想拿錢壓我,你恐怕是挑錯人了!”

他打開了手中的米袋子,對李晴晴說:“晴晴,這裡是一百萬,你拿去償還君悅的債務。剩下二十萬,留給你的公司當運轉資金。有你老公在,不會看著你公司垮掉的。”

袁牧和李晴晴看著米袋子裡,一疊一疊散發著墨香的百元大鈔都傻眼了。

李晴晴拿出一遝,以她的手感,輕輕一攆,就知道鈔鏢的真假。

“趙旭,你上哪兒弄來的這麼多錢?”李晴晴瞠目結舌地問道。

趙旭牽起李晴晴軟滑柔荑的纖手,神秘兮兮地說:“咱們一會兒回家說。這裡有狗,說話不方便!另外我再告訴你一個好訊息,我已經給你的公司,拉了一個大客戶。隻要能和這家公司簽上合同,保證一年就能賺回來房子和車子。”說完,把裝錢的米袋子往肩上一扛,對袁牧冷笑道:“袁學長,讓你失望了!寧拆十座廟,不破一樁姻。你這麼陰損,早晚會遭到報應的。”說完,牽著李晴晴的手,回到了出租屋。

袁牧眺望著出租屋的方向,目光裡露出了寒芒,陰冷地說了句,“好你個趙旭!你給我等著。”

回到出租屋後,李晴晴就將纖手從趙旭的大手裡甩開。

“趙旭,說吧!這一百萬塊錢,倒底是怎麼一回事?”李晴晴一臉冰若冰霜的表情,瞪著趙旭問道。

趙旭起身先是到葉子的屋子裡瞧了一眼,見小葉子睡了。這才躡手躡腳走回李晴晴的身邊,笑嗬嗬地說:“老婆,我找到工作了。前陣子我認識了一個大老闆,給他專職當司機,就是這個大老闆借給我的錢。”

“你纔去人家那裡工作,人家就能借給你一百萬?你當我是傻瓜嗎?”

“你看這是我拷貝的借條!”

趙旭將早已經準備好的借條,呈給了李晴晴看。

李晴晴拿過借條,隻見上麵寫道:“今趙旭借款一百萬,分十年歸還,每年還款十萬元。如果償還不起,用趙旭的工資抵扣,抵扣年限一直到2030年。借款人,趙旭。”

看著趙旭的借條,李晴晴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。感情那個大老闆,提前預支給了趙旭十年的工資。

有憑有據,雖然李晴晴心裡還有所懷疑。但她總算能坦然接受趙旭的這一百萬。

趙旭裝作可憐兮兮的樣子,抱著李晴晴的細腰,咧著大嘴賣慘說:“晴晴,我十年的工資都被扣掉了,以後還得靠你養我。”

“哼!你這個廢物總算還有點兒用處。我養你那麼長時間了,也不介意再養你十年。不過,我希望你爭口氣。以後不要再不知上進、懶惰散慢!我李晴晴的老公,希望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,而不是讓人瞧不起的人。如果你還像以前一樣混吃等死,我不介意考慮和你離婚。”

“可是爺爺讓我們好好過日子,要白頭攜老的。”趙旭抬出了李晴晴爺爺的名頭。

“你不要再拿爺爺的名頭來壓我。是我李晴晴跟你過日子,又不是爺爺跟你過日子。還有,你之前說有個大客戶要介紹給我,是真的嗎?”

李晴晴的目光中充滿了希冀,如果真得是這樣,趙旭這個廢物,真的是將廢物作用發揮到淋漓儘致了。

“當然是真的。你聽過嘯天集團吧?嘯天集團把食品包裝的設計,都準備交給我們來做。”

“嘯天集團?”

李晴晴瞪大了美眸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急聲說:“我當然聽過嘯天集團,那可是咱們臨江市最大的集團公司。我之前做了很多工作,都冇有和嘯天集團談成合作。你的那個大老闆究竟是誰啊?怎麼這麼厲害。”

趙旭聳了聳肩,說:“大老闆就是大老闆嘍!我隻知道他姓陳。但具體他叫什麼,我真不知道。”

“姓陳?他多大歲數?”

“六十左右歲吧!”趙旭煞有其事地回答說。

李晴晴脫口驚呼道:“啊!你的大老闆難道是他?”

“誰?”

“臨江市首富陳天河呀!痛的經曆,聖母芬恩艾麗卡也不敢造次了。點頭說:“好吧!若是,我之前聽你的建議,也不會損傷這麼嚴重。”“趙公子,你去休息吧!我和他們還有事談。”芬恩艾麗卡說。趙康“嗯!”了一聲,站了起來,走出了聖母芬恩艾麗卡的房間。第二天一早,花蝶殿的人就趕到了。趙康見花蝶殿大多是女子,對這支勢力蠻感興趣的。其中,有一個特彆漂亮的女子,引起了趙康的注意。這個女子,便是“花蝶殿”蝶衣。這次,“花蝶殿”答應七聖殿前來助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