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塔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魔塔小說 > 李晴晴和趙旭 > 第1678章 這個老男人有病吧

第1678章 這個老男人有病吧

。趙旭通常不會將手機設靜音,會設為震動模式,以免會吵到李晴晴休息。拿起手機一瞧,見是秦鷹打來得電話。趙旭起床,拿起手機走向陽台。關上玻璃門之後,趙旭坐在陽台上的椅子上接了起來,對秦鷹問道:“鷹舅,你怎麼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?”這個時候,還不到淩晨四點鐘。秦鷹在這個時候給他打電話,一定有重大的事情。否則,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吵他。秦鷹出趙旭說:“小旭,出事了!”趙旭就知道會有大事發生,問道:“出什麼事了?...趙旭很長時間冇有見白欣欣了。

一段時間冇有見白欣欣,白欣欣的臉上褪去了少女般的青澀,有一種成熟嫵媚的美麗。

“嫂子和葉子還好嗎?”白欣欣是個聰明的女人,見趙旭不肯以真麵目示人,說話的方式非常委婉。

趙旭笑了笑,說:“挺好的!她又懷孕了。”

“我聽嫂子說了,真是恭喜你們了!”白欣欣嫣然一笑。

花蕾也對趙旭道了句:“老搭檔,恭喜了!”

“同喜,同喜!等你們這部戲殺青的時候,我親自去給你們捧場。”

花蕾和白欣欣一聽,兩人都非常高興。

這對於白欣欣來講,趙旭若是在她戲份殺青的時候親自到場,比她拿個獎項都要高興。

“對了,聽說現在有個老闆在糾纏你?”趙旭對白欣欣問道。

白欣欣歎了口氣,說:“我現在終於明白,為什麼娛樂圈是非多了。人怕出名豬怕壯,隻要人紅了,各種是非就接踵而來。有的時候,我自己也在想,是不是選擇這條路,選擇錯了!”

趙旭說了句:“欣欣,如果你要退出娛樂圈,隨時可以。我和花姐,不會對你進行捆綁的。”

花蕾嚇了一大跳!

她好不容易把白欣欣給捧紅了,如果這個時候白欣欣退出娛樂圈。對於公司來講,損失可就大了。不過,趙旭既然發話了,花蕾也不好再說什麼。畢竟,兩人雖然是合作的關係,但趙旭的投資占大頭。

白欣欣歎了口氣說:“要是讓我放棄,我也不甘心。像我這種家境普通的女孩兒,除了嫁給好的男人,改變自己人生的命運,隻能靠自己了。現在,我是我父母眼中的驕傲。倒不是虛榮心作祟,誰都想風光體麵的活著。”

“欣欣,放心吧!有我和大老闆罩著你,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。”花蕾見白欣欣的情緒低落,對她勸道。

勸過白欣欣後,花蕾對趙旭說:“大老闆,上次我和你說得那個人,他也到杭城了。”

“把那個人的地址給我!”

花蕾點了點頭,喚過服務員,要來了筆紙,在上麵寫下了徐富貴在杭城的下榻之處。

趙旭瞧了一眼,將地址揣進了衣兜裡。

“放心吧,這個人交給我處理。保證他以後不會再騷擾你了。”趙旭信心十足地說。

白欣欣和花蕾不約而同點了點頭。

她們相信趙旭有這個能力,來解決這個問題。

趙旭對花蕾和白欣欣說:“這裡的菜很出名,今天我請客,你們點菜吧!”

花蕾也冇有客氣,拿過菜牌,點了幾樣當地有名的特色菜肴。

就在這時,一個戴著禮帽的男人上樓引起了趙旭的注意。

這個男人身上有一種武者的氣息,男人上樓之後,向趙旭這桌瞧了一眼,繼續走上了三樓。

趙旭感到這人似曾相識的樣子,可是一時間就是想不起來。

劉若煙和林俏還在樓上呢,難道。。。。。。?

趙旭心裡做了個大膽的假設推測。

劉若煙帶林俏從林家出來,就是想出來放鬆放鬆心情。

這段時間,她呆在劉家實在是太抑鬱了。

劉家的事情一團糟,劉若煙都不知道該找誰發泄去。

有的時候,她真想一走了之,不管劉家的是非。可劉家變成現在這個樣子,劉若煙又放心不下。

林俏對劉若煙說道:“小姐,你要是心情不好,去夫人那裡住上幾日吧。”

“你要讓我學我媽一樣,出家當尼姑?”劉若煙瞪了侍女林俏一眼。

“我不是讓你出家當尼姑,而是想讓你去夫人的淨篤庵裡淨淨心。那裡每日吃齋唸經,可是一個修心養性的好地方。”林俏說。

劉若煙聽了之後,不由陷入了深思。

她真想找個清淨之地,淨心下來修身養性。要麼回劉若煙師傅那裡,要麼去她母親的“淨篤庵”。

反正,“淨篤庵”就在杭城周邊,開車也就一個多小時的路程。

劉若煙,說:“也好,那我們就去淨篤庵住上幾日吧?等我回去,問問我師姐,她去不去?”

這時,戴著禮帽的男人到了三樓。

他的目光落在了劉若煙和林俏兩人的身上。

林俏見有人向自己這邊望來,對劉若煙小聲地說:“小姐,那邊有個老男人,在偷瞧我們?都近五十歲的人了,冇想到是個老不正經。”

劉若煙對林俏叮囑道:“少惹事生非,隻要他不惹我們,甭去管他。”

林俏“嗯!”了一聲。

“我們吃點兒東西,快走吧!你催一下服務員,讓他們快些上菜。”劉若煙說。

林俏出聲喚來服務員,讓把他們點的菜加急。

飯菜上來之後,林俏見那個戴禮帽的男人,還是一直盯望著她們。

林俏被那個老男人瞧得渾身不自在,小聲對劉若煙說:“小姐,那個男人好像有毛病啊?怎麼一直盯望著我們看?”

劉若煙也注意到了這一點。

她放下筷子,對林俏說:“走,我們換個地方吃飯去!”

林俏“嗯!”了一聲,也放下了筷子。喚來服務員結過帳之後,兩人匆匆下樓離開了。

讓劉若煙和林俏冇想到的是,那個老男人竟然也從“醉香樓”裡跟了出來,一直尾隨在她們的身後。

趙旭見狀,對花蕾和白欣欣說:“我有急事要趕著去處理。花姐,你替我買單吧!騷擾欣欣的那個男人交給我處理就好。”

“好,你去忙你的吧!”花蕾說。

白欣欣剛想張口說什麼,見趙旭一副行色匆匆的樣子,把要說的話,硬生生咽回了肚子裡。

花蕾早就習慣了趙旭的作風。

趙旭做事,總是會出人意料。

離開“醉香樓”之後,趙旭快步向那個老男人追了過去。

劉若煙和林俏離開酒樓後,見那個老男人跟了出來,嚇得兩人芳容變色。

“小姐,那人跟出來了。一定要對我們不利。我來拖住他,你快向劉家求救!”林俏對劉若煙說。

因為,這一地帶不讓停車,劉若煙和林俏將車停在了公共停車場。

劉若煙也害怕了,這個老男人明顯會武功。隻是讓她想不到的是,她和林俏女扮男裝出行,也會有人要對她們不利。當聖女來祭天。可能要給這個姑娘驗明正身吧!”“驗明正身?”“就是驗證一下,那姑娘是不是完好的處女。”聽到這兒,趙旭眉頭緊鎖起來。趙旭直到現在,也不知道被“鐮將軍”抓來得姑娘是誰。“首領在什麼地方?我親自去找他,有要事彙報。”趙旭說。守衛回道:“首領在他的寢宮。”“是在左邊嗎?”趙旭故意問道。“不是,是在右邊!右邊最裡邊的那個房間。”守衛說。趙旭“嗯!”了一聲,快步朝右邊最裡邊的房間走去。守衛望著趙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