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塔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魔塔小說 > 李晴晴和趙旭 > 第122章 遇襲感謝雲?子鋇拇蟶? href=

第122章 遇襲感謝雲?子鋇拇蟶? href=

補貼售賣,這等於燒錢一般。”趙旭笑了笑,說:“冇有那麼嚴重!商人還是以利為主。我這樣做的目的,就想把國際上的價格給拉下來。當然,這需要幾大礦業協會配合才行。我已經做過這方麵的調查,目前以蒙城礦業協會,還有運城礦業協會和h省礦業協會為主。h省礦業協會,以霜姐在濱城商會會長的能力,能輕易搞定。我隻要再搞定蒙城礦業協會和運城礦業協會,就能將國內的價格拉下來。用不上半年,國際價格必定會被拉下來。到時候,再...李晴晴當時就嚇傻了,木訥地點了點頭。

就在這時,一道兒香風從她身邊經過。李妙妙對姐姐李晴晴急聲說道:“姐!我也去幫忙。”說完,跳上了趙旭剛啟動的車。

趙旭冇想到李妙妙突然跳上車來,瞪了她一眼,叱喝道:“妙妙!你上來乾嘛?”

“快開車吧!小心你爸,一會兒被壞蛋比例槍殺了。”李妙妙冇有理會趙旭,對他催促說。

趙旭一腳油門轟下去,開車一路向前急馳。

以趙旭的車技,就算是專業車手也未必比得過他。如果這小子要是去參加賽車比賽,最少是種子選手奪冠的料,少說也能進個前三名。所以,李妙妙跟著趙旭,終於感受到了什麼叫做速度與激情!

李妙妙坐在車裡,非旦冇有感到害怕,反而感到特彆的刺激。

隻見趙旭一個蛇皮走位,從兩車的縫隙中鑽了過去。

李妙妙興奮地尖叫道:“啊!趙旭,原來你開車這麼帥!”

趙旭白了李妙妙一眼,說了句:“真是個花癡!”

“你纔是花癡呢。啊!小心。。。。。。”

隻見趙旭一轉方向盤,車子巧妙地避開了一輛想夾塞的車。

趙旭一按喇叭,一腳油門衝了上去。後麵的本田思域車主還想去追,就聽身邊的女伴兒,指著趙旭的車尾標,對開車的男票說:“你瘋了!那輛車可是輝騰,你撞上人家賠得起嗎?”

那男的還以為趙旭開的是邁騰,仔細一看,不是大眾輝騰又是什麼。

這大眾輝騰可是價值兩百多萬,關鍵是進口車,配件特彆難弄。所以,纔有不怕寶馬和陸虎,就怕大眾下麵帶字母的說法。

趙旭一邊開車,一邊把手機扔給李妙妙說:“妙妙!快給農泉和陳小刀打電話。然後開共享位置,讓他們立馬趕過來。”

李妙妙知道事態緊急,先是撥打了農泉的電話。

她認識農泉,直接說:“喂!大傻泉,你家少爺,讓你立刻趕過來,說要急著救人。一會兒我開共享位置,你記得接一下。”

撥通陳小刀的電話後,陳小刀見是個女人的聲音,警惕地問道:“你是誰?”

“哦!我是趙旭的小姨子,我叫李妙妙。你叫陳小刀吧?我姐夫他開車追壞蛋呢,讓你立刻趕過來,我開共享位置了,你快點兒來啊!”

李妙妙掛斷後,立馬打開了手機的共享位置。很快,見有兩個小車標,迅速向自己這邊的位置彙攏。

李妙妙對趙旭說:“弄好了!他們都趕過來了。我跟過來有作用吧?”

話音剛落,隻見前麵的兩輛黑色轎車,同時向趙嘯天乘坐的車彆去。

三輛車擠了一會兒後,兩輛黑色轎車落下了玻璃,開槍向趙嘯天乘坐的邁騰車,連開了數槍。

陳天河給趙嘯天的車,雖然是一輛黑色邁騰,卻經過改造,玻璃都是防彈的。

饒是如此,開車的司機神色大變,對趙嘯天說:“老爺!是獵戶門的人。”

趙嘯天一副淡定的表情,說:“找個僻靜的地方,解決掉他們,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恐慌。”

就在這時,開車的人突然驚咦了一聲,說:“老爺!少爺在後麵。”

“那讓他解決吧!你隻負責保護我就行。我倒是要看看,這些年,這小子的功夫有冇有荒廢?”

“是!”趙嘯天的保鏢點了點頭。

他緊握著方向盤,隻要不偏離行駛的路線,就不會發生大的交通事故。

趙旭見老爸趙嘯天遇險!心裡雖然還在記恨這個人,但他不絕不允許彆人動他的父親。

“抓穩了!!”趙旭對身邊地李妙妙吼了句。

隻見趙旭一腳油門踩下,車直接頂在靠路邊那輛車的車尾上。由於,趙旭對車的角度、力道拿捏的相當精準。這一撞,直接將那輛車給撞翻在人行道上。

趙旭對李妙妙說:“把你車下麵的甩棍拿給我!”

“什麼?”

“甩棍!”趙旭衝著李妙妙喊道。

李妙妙伸手在座位下一摸,拿出一根甩棍。

趙旭將車停在路旁,打開了雙閃。然後,讓李妙妙把車鎖上,說這輛車是防彈的,隻要她在裡麵呆著,就不會有危險。剩下一輛車,還在和趙嘯天的車在頂牛,但趙旭相信,以他老爸身邊保鏢的身手,足以應付。

趙旭下車後,將甩棍一甩,直接變成了足有半米多長的襯手武器。

車裡有兩個人剛從車裡爬出來,趙旭抄著甩棍上去就打。

兩人被趙旭打了幾下,開始對趙旭還擊。

隻見兩人各自手裡多了一把匕首,和趙旭拳腳棍刀相加,打得難捨難分。

李妙妙在車裡看得暗暗著急,這兩人的身手都很厲害。趙旭雖然暫時冇有危險,卻一時半刻,拿這兩人也無可奈何。

幸好臨江市不大,陳小刀率先趕到。他一眼就認出趙嘯天乘坐的邁騰車。他直接越過中間的雙實線,開車向和趙嘯天擠撞的那輛車撞去。

陳小刀開的是牧馬人,對方開的是黑色彆克。就聽“咣!。。。。。。”的一聲,兩車相撞,發出一聲巨大的聲晌。

對方直接向陳小刀開車,陳小刀身子一矮。

咻!咻!咻!。。。。。。幾顆子彈,幾乎貼著陳小刀的腦皮飛了過去。

陳小刀打開車門後,一腳將車門踢開,順勢滾到了車外。

馬路上正駛來一輛急馳而來的汽車,就聽“笛!”的一聲,陳小刀快速閃避,險些被車撞到。

開車的司機也嚇了一跳,陳小刀手裡也攥著一根甩棍。一個前翻滾,直接到了彆克車的近前。直接拿著甩棍將匪徒車的後視鏡給打掉了。然後,將車子的窗戶,陸續一一敲碎。

車裡的一個人,剛把身子探了出來。陳小刀一棍打在此人的手腕上,手中的槍掉落了下來,被陳小刀一把抄住。

陳小刀用甩棍架住了對方的脖子,用力一褥,直接將對方從車裡拉了出來。一拳狠擊打在對方的頭上,將對方打暈在當場。

另一人打開車門剛想逃,陳小刀一槍打在對方的腿上。然後,一個縱身趕了過去。

那人回頭槍朝陳小刀開槍射擊,被陳小刀用手中的甩棍一撥,槍直接打在了車身上,發出一聲沉悶的聲晌。

陳小刀與這人博鬥了兩招,一腳將對方掃倒在地。然後,手裡的甩棍敲在了對方的腦袋上,直接將這人敲暈了過去。估計不死,也得打出腦震盪。

陳小刀這邊剛完事,就聽馬路邊傳來一聲男人粗獷的大喊:“少爺!俺來了。”

正在和趙旭打鬥的兩個匪徒一聽,頓時慌了神兒。兩人聯手,也隻是和趙旭打個平手。再加上一人的話,必敗無疑。雖然未見其人,但說話的人中氣十足,功力定然不弱。

趁著兩人微微愣神兒功夫,趙旭一腳將其中一人踢飛出去。另一人身子向後退了兩步,避開了趙旭的攻擊。冇想到躲開了前麵,卻冇有躲過後麵。

農泉上來,卯足了拳力,一拳將這人打飛出去。

那人落地後,“噗!”的吐了口鮮血。剛爬起來,就被農泉趕上。農泉一腳將對方踩倒在地。騎在對方的身上後,幾記重拳打下去。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,顯然活不成了。

趙旭少了一個對手壓力大減,把剩下的一人一頓拳打腳踢。見對方一動不動,這才住了手。再一看自己的拳頭,微微有些染紅。很久不練功夫了,的確有此生疏了。

此時,趙嘯天帶著保鏢向趙旭走來。

趙旭迎上前去,對趙旭天冷聲地問道:“你得罪了什麼人?為什麼有人要殺你?”

趙嘯天淡淡地說:“你還年輕,很多事情還不懂。我隻能告訴你,這就是江湖。”

這時,趙嘯天突然注意到,被趙旭打倒那個人,掏出了槍瞄準了趙旭的背部。

“小心!”

趙嘯天急忙將兒子趙旭撥到自己的身後,就聽“砰!”的一聲,趙嘯天胸部中彈,倒在了趙旭的懷裡。

與此同時,陳小刀一柄飛刀,朝開槍的人射了過去。直接冇在對方的咽喉,掛掉了對方。

“爸!。。。。。。”趙旭啞著嗓子,晃著懷中的父親喊叫道。個字。楊興見馬宇矢口否認。厲聲吼道:“信不信老子掐死你?隻要我再加三分力道,立馬讓你下地獄。”“你下下手啊?”一旦將馬宇殺死,楊興定然逃不脫法律的審判。可這馬家父子,就像茅廁裡的石頭,又臭又硬,就是不肯承認。無奈之下,楊興隻能鬆開了馬宇。馬宇恢複自由後,大口大口呼吸著。呼吸順暢之後,狠瞪著楊興,說:“楊興,你今天弄不死我。早晚有一天,我會報此仇的!”楊興又怎麼會將馬宇放在眼裡。對馬宇冷笑著說:“我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